我的生活过得昼夜颠倒模糊不清,要说什么难以逾越的困难倒也没有,上级的话语和需求的压力就是让我难受。

我被这种粘稠的痛苦纠缠得脱不开身,沦为一个负能量黑洞,要很久才积攒得起一点热情让眼睛看起来不那么暗淡无光。

或许,人的一生可能根本没有分明的四季,一直在光影斑驳的林子下走走停停。


我对人的思念大致上分为两种:

一种是逃离生活的追杀,觉得自己状态不错的闲暇,才有底气联系某人的思念,

另一种是即便深陷泥沼,只要想起某人,就觉得好像一切都没那么糟糕的思念。

很难说哪种是正面,反正在对方看来都是失联。


我意识到人类主要痛苦的来源之一就是担忧不存在的事,并把这种行为称为有远见。

所忧之事成为事实,就是顺理成章的危机感。

或许互联网仲裁我的那一天来的够快,正好老家的农田和猪圈也等着我打理。

追逐太阳,化为灰烬。

追逐晚风,黄粱一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