地铁

下火车,转地铁,5号线换11号线。不在下班高峰,不算拥挤。

11号线,轻轨,在碧海湾和机场的部分可以看到沿江高速和海。

乡下孩子表示惊呆了!

沿江

酒店

来到酒店,已经接近5点。

第一次一个人住在酒店,酒店门客冷清,简单办理入住;

放下行李便前往宝安人民医院做核检,路上指示标很多;

一步步指引我进入新安公园,挂号,缴费,取样,结果。

核检

夜晚,能锁的全锁了,不敢关台灯,因为害怕。

第一晚,凌晨因为脚步声醒了一次,过了几个小时又再睡着。

第二晚,上身大面积红热,洗澡时流了一身鼻血,水土不服。

租房

朋友介绍,龙湖冠寓,出门即是地铁口,快餐店、便利店和水果店都在楼下。

第二天定金,和朋友去大超市购回刚需用品。第三天签约,安置自己的租房。

餐饮

第一天中午和朋友一起吃饭,他猪脚,我叉烧,晚上回酒店自己点了一份黄焖鸡(薅羊毛)。

第二天中午和朋友一起吃的重庆小面,晚上我们又去吃了那家饭,他依然猪脚,我依然叉烧。

我一直以为我很能吃了,起码在学校里没有人吃得过我,但是这次我似乎碰到了对手。

叉烧饭送免费汤,虽然是素菜汤,但是特别鲜,不知道是不是加了猪油。

因为疫情,很多餐馆其实是只提供外卖,但是我们楼下基本都可以堂食。

叉烧

洗晒

下午用洗衣机把我新买的床单和夏凉被洗了一下,晒干晚上好好睡觉。

结果。。。

下雨

挺那个的。。。

晾着

来深这几天,确实觉得不对劲。

第一天,一下午的太阳雨;

第二天,下午间断性下雨;

第三天,无预警无CD下暴雨。

我还是个19岁的孩子啊,呜呜呜,我哭的好大声。

购物

生活购物,朋友给我强烈安利了『多多买菜』。

我打开一看,这价格就挺那个的。。。

多多

天空

我看不出城市天空与农村天空的不同。亦或许,我并不属于这座城市。

世面

没见过世面的少年,普普通通。

在乡镇与城市的交涉中,需要更强大的心理力量。

在各种与别人对照的小事中,一眼就瞥见自身的贫瘠习性和固陋视野。

他常常要消化对新事物的震惊,按耐住不安,让茫然尽可能习以为常。

不管是第一次做露天轻轨还是推开星巴克的门。

他讨厌那些让他紧张的东西,让他数次出糗。

他在搜索引擎中有难以示人的好奇,包括第一次做飞机需要哪些流程,同事的潮牌是什么来历。

他没有自卑到觉得自己一辈子都跟这些东西无缘,也没有自信到花花世界丝毫不影响自己的生活。

他不至于去冒充什么,就是尽力避免自己格格不入。

最后

或许我再也没有暑假了吧,但是我还拥有七月。

爱或者不爱,太阳就在那里,不悲不喜;

念或者不念,雪糕就在那里,不多不少;

来或者不来,温度就在那里,不增不减。

仲夏海风,席卷喧嚣热浪;橙色黄昏,相拥薄荷黎明。